邓演达

  邓演达,字择生,1895年3月1日(光绪二十一年二月初五日)生于广东惠阳。
是民主革命时期一位杰出的军事家和政治家,是国民党著名的左派领袖之一,第三党的发起者和前期主要领导者。
  北伐战争开始后,邓演达担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政治部主任。攻克武汉后,兼任武汉行营主任、湖北省政务委员会主任。在此期间,邓演达始终反对蒋介石独裁。1927年1月1日,国民政府在武汉开始办公,蒋介石却无理地要求迁都南昌。邓演达奋力反抗,发起30万人参加的群众大会,质问蒋介石。蒋介石对邓怀恨在心,企图暗算,但没有得逞。

  1927年3月,邓演达和宋庆龄、何香凝、吴玉章等在汉口主持召开了国民党二届三中全会,通过了限制蒋介石权力的决定。会上,邓演达被选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和中央农民部长。“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邓演达坚决反对蒋介石的叛变行径,在武汉公开演讲,痛骂蒋介石,并极力主张东征讨蒋。

  邓演达始终将斗争的主要矛头指向蒋介石集团,他创办了《革命行动半月刊》,亲自主编并撰稿,积极宣传第三党的政治主张,揭露和抨击帝国主义、封建军阀和国民党反动派的罪恶。

  他不仅在反蒋宣传上大做文章,而且积极策划军事活动。他强调武装斗争是夺取政权的根本手段,主张一方面建立平民群众的军队,一方面瓦解和争取蒋介石的军队。邓演达与他领导的第三党声势越来越大,引起了蒋介石的嫉恨。

  早在1930年5月,蒋介石已经派他的心腹王柏龄及陈群、杨虎前往侦察,并与上海租界当局勾结,出30万元悬赏缉捕邓演达。邓演达将生死置之度外,在险恶的环境中坚持斗争。为了准备武装起义,专门办了干部训练班。1931年8月19日,邓演达出席了在上海愚园坊20号举行的受训干部结业典礼,被叛徒陈敬斋告密。蒋方特务立即伙同租界捕房闯入该处,逮捕了邓演达等人。此后便是软硬兼施的审讯,首先是在上海的捕房中。邓演达丝毫不惧,坦然讲述自己的生平及主张。

  8月21日上午9时半,租界捕房将邓演达等人一并解送上海高等分院第一刑庭,开始审讯。经质讯、辩论后,法院宣谕,邓演达等15名被告,俟警备司令部公文到后,即予移送,搜获文件亦一并移送。谕毕,被告邓演达的律师马上对判决提起抗告,请求停止执行。但院方坚持:“本案为协助案件,非受诉案件,故不能停止执行。”(1931年8月21日天津《大公报》)接着,便宣布退庭。

  邓演达在审讯中表现出大义凛然的无畏精神,他的演说引起审判者的惊慌与害怕,赶紧闭庭。随后,邓演达被关在单间牢房里。有个看守愿冒死窃取钥匙,救邓演达出去。但邓演达考虑到与他一起被捕的另外14人,没有同意,认为他一旦逃脱,其他的人会被蒋介石杀害。没过多长时间,邓演达被单独押解到南京。

  到南京后,邓演达被监禁在三元巷军委会内。许多知名人士纷纷指责蒋介石,要求放人。而第三党的部分党员已开始积极的营救工作,行动委员会成员许沆圃正好有一排亲信士兵在每星期日晚看管邓演达。许想利用这一良机行动。然而,正当准备行动时,蒋介石下令将邓演达移解到富贵山炮台废址的一所空屋中关押,许沆圃的营救计划失败了。

  蒋介石曾想拉拢邓演达,先后派国民党元老吴稚晖和何应钦等人去看望他,劝他解散组织,放弃主张,并许以中央党部秘书长或总参谋长等高官,或由蒋任总司令,邓任副司令,一起去江西剿共,但均被邓演达拒绝。

  “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和围剿红军的反动政策,激起全国人民的愤怒,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威胁着国民党南京政府,同时广州政府也不稳固。为了维护他们的统治,宁粤双方酝酿和谈。粤方提出以释放政治犯、蒋介石下野和改组南京政府为条件。蒋介石为了增强在宁粤和谈中的地位,捞取政治资本,除派王柏龄、戴季陶等去狱中劝降邓演达外,还亲自出马。当他问邓演达对“九·一八”事变有何感想时,邓演达冷冷地说:“还不是你连年内战造成的。”11月下旬,蒋介石在两广军阀的逼迫下,被迫下野。下野前,蒋介石派人向邓演达提出释放条件,即蒋下野期间,邓演达不再写反蒋文章。邓演达拒绝这一要求。由此,蒋介石感到邓演达是他下台后再重新上台的极大障碍,下决心要将其杀害。

  1931年11月29日夜,蒋介石的卫队长王世带着几名全副武装的卫士来到监狱,将邓演达押上囚车。当囚车驶出南京城,开到麒麟门外沙子岗时突然熄火停下。王世等先后下车,查看一会儿后对邓演达说:“下车吧,抛锚了。”邓演达刚刚走出车门,枪声突起,邓演达倒在血泊中。一代英豪就这样惨遭杀害,死时年仅37岁。

  接着,蒋介石急忙令人伪造军政部军法司特别会审邓演达的“判决书”,妄加罪名,宣布邓演达死刑。

  解放后,中国农工民主党特派庄明远等来南京,将邓演达尸骨迁葬于南京中山陵左侧,竖立何香凝题写的“邓演达烈士之墓”的石碑。邓演达将名垂千古。

  那个出卖邓演达等人的叛徒陈敬斋,在解放后被判处死刑,落得可耻的下场。

返回